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

辈分

  ■现实感   辈分   五连牧羊群 行政 摩羯座   在老家,簸箕大的深山沟居住着几十户人家,一百多口人,父亲是辈分最高的长者。我从母亲肚子里一落地,就有人开始管我叫五爷了。当…

  ■现实感

  辈分

  五连牧羊群 行政 摩羯座

  在老家,簸箕大的深山沟居住着几十户人家,一百多口人,父亲是辈分最高的长者。我从母亲肚子里一落地,就有人开始管我叫五爷了。当时,当爷爷和当孙子我不知道啥概念,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越来越把这称呼当回事了。

在村里,只有我的爷爷才称呼我孙子辈,爷爷去世后我就是儿子辈了,这是在族里。其他村里人随便拽出一个来就得管我叫长辈。我每天都喜欢在村里转悠一圈,得瑟得瑟,五爷,五叔等等称呼不绝于耳。

当我长到二十五岁的时候,我的称呼遭到沉痛打击,因为我结婚了。

从深山沟搬到大平原,就如同虎落平川一样,我的称呼也一落千丈,爷爷辈改为孙子辈。到我家做客的村里人,妻子会很恭敬地介绍,这位得叫大爷大奶,那位得叫二叔二婶,没我大很多的小媳妇,怀里抱着叼着奶头的娃娃我也得陪着笑脸叫小弟,尽管小弟懒得理我。

有时跟着媳妇在村子刚转悠半条街,爷奶叔婶就得叫百声。于是,我宁可宅在家里也不出门,那脸面没处搁。有次岳父请客喝酒让我陪,客人是邻居任二国,他开四轮车给岳父拉砖盖房。岳父跟我介绍二国时说,我管他叫二叔,你叫二爷。开始,我也是一口一声地叫二爷,等到一瓶酒下肚,我的委屈油然而生,酒壮英雄胆,借着酒力,我拍着二国的肩膀大声说,二弟,以后咱们就是哥们了。二国酒醉辈分没乱,拍着桌子气愤地说,你这孙子,谁跟你论哥们,要不是看在你岳父岳母的面,我早就揍你了!

有时候我在村子里实在叫腻了,也会隔三差五地回到老家,一来让媳妇也感觉感觉当长辈的滋味,二来痛快痛快自己郁闷的心情。

搬到城里居住以后,我感觉很自由了,住在一通楼里的人我想叫啥就叫啥。你比如说,见到比我大十几岁的人我可以叫叔叔,也可以叫老哥;比我小十几岁的人我可以叫侄儿,也可以叫老弟,不会再有因为称呼上的失误而扯上脸皮,急赤白脸。

一眨眼就快到奔五的年龄了,哪个同事不在人世了,哪个同学得脑血栓了,哪个战友有病不敢喝酒了,心里就有种莫名的忧伤。年轻时的气盛不再有了,越来越多地开始考虑自己的生活质量了,越来越多地考虑怎样让自己保持年轻活力了,什么爷爷辈,孙子辈都不计较了,叫你一声爷,你就是爷了?叫你一声孙子,你就是孙子了?

一次在朋友家里玩,妻子的闺蜜领着一个孩子走进来,指着我们说,宝儿,叫爷爷奶奶。原来那孩子是她孙子。我急忙说,别,叫我叔叔!虽说是一句玩笑话,但我也是刻意说出的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涵文博文学工作室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hanwenbo.cn/archives/692

作者: gxwvip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82052269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gxwvip@163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